「我想吃掉你的胰脏」 部分剧情探究


这是只属于「我」和「她」的故事。

首先,不得不说,这是一部很有“key味”的作品。最明显的部分在矛盾设置。那我们就先从矛盾设置的角度入手,探究本部作品的中心。

我,ioa,lr 对本作矛盾点的看法都不同。LR认为其升华中心,ioa 认为用主观恶意去摧毁美是不当的,将前两者的「意」组合就是我的观点,知道作者想干什么,但是不想接受。

常言,矛盾是创作的核心,而「矛盾设置」作为动词短语,是作者想要表达其主题的「手段」之一。「她」以每一日为最后一日活着,在某种意义上与「他」相同,而本似是日常的一日却成为她的最后一日。这日常的日子可能是每个人的日常,而每个人的日常都可能在这种日常的日子终结。她该感谢她的疾病么?作者为何没有让她因病死亡,而是以此意外的方式,是将「每一日都是最后一日」的深度拓宽。这是意外中的意外,而这意外的叠加,正是本作的独特之处。

确实有点新意,但是这新意并不有力。对我来说,从此角度表现「珍惜每一天」显得在意料之外,情理之外。在其他作品中,半月的角度更加适合1,ef以神谕将突兀的剧情变得自然,而 eden* 以长期铺垫作为工具(cl 也尝试这么做,但效果似乎没有那么好,cl 胜在其他角度)。本作也尝试铺垫,在「她」和「我」尝试旅游时有提到过一句。

总之,于我,难以接受。我也不喜欢这样的剧情也和个人价值观有关,我在 SP 的那边博客中提到过。

然后,我们从一些很杂的角度继续探究。「小王子」则是探究本作的另一个角度。什么是驯养?创造关系就是驯养。而狐狸带给小王子的改变,「她」带给「我」改变。「我」与「她」的相遇则是我们相互的驯养。我本想从作品中建立「我、她」与「小王子、狐狸」的映射关系,但本作似乎难以探究此问题?作者貌似尝试解释,因为「她」有前男友,而作者貌似想借此映射小王子和玫瑰花的关系(如果作者真有此意,「她」就是小王子,「我」就是狐狸,但是这层映射似乎不够精妙2)。

我对「驯养」的理解还有更深一层。「我」和「她」的关系也是相互需求的关系。为什么她只告知了我病情?回答可能是「因为我不小心看到了她的日记」。那换个问法,为什么她不告诉她朋友她的病情?这也就是「我」的独特性。很多时候,不管是从作品中,还是从现实,我们总能在相合的二人身上寻得相异或相同的两极,而正是这中吸引或排斥,造就了人与人的不同。「其实在医院里,我已有注意你了,我觉得啊,我们俩一定是完全相反的两类人」。我与你的不仅仅是驯养,驯养是在千万朵相同的玫瑰中建立关系。而本作,以及我,在此强调的关系是:因为我们是相互需要的,于是我们开始驯养。在高潮处,「她」对「我」说,「因为你教了我许多东西」,而「我」也不断强调,「我在她那里学到了许多」。本作中,「我」需要「她」将我带离自闭,而「她」需要「我」带给她病程的倾诉对象,「她」需要一个能无忧无虑相处的对象,于是她们开始驯养。因为她如果向朋友、父母倾诉她的病情,而他俩驯养的关系无法以支撑此需求,所以她需要「我」。

好了,我们再来做一个「理解句子」问题。「我想吃掉你的胰脏」到底代表什么?在作品的一开始提到,吃掉你的胰脏,能让你的灵魂寄存在「我」的身体里。除此之外,我并没有看到太多和「吃掉你的胰脏」有关的意义解释。那么,这就是「我」对「她」最后的告白。他们的关系是怎样的?是相互依靠,她是他的老师,他也是她的老师。一起看了灿烂的花火,住过高楼的酒店,逛过商店街,在海滩漫步,为何要留下灿烂的回忆再离开?「我」曾不愿意在生命中沾染她的痕迹——或许这也是「我」孤独的原因,而最终, 她也没在「共病文库」中写下我的名字,这正是不需要姓名的关系,是超越恋人、超越友情的关系,而这关系,正是由驯养的独特性决定。选择了驯养,就选择了离开,存在的仅是早晚的问题。就和小王子与狐狸的分离一样,小王子的结局一样,都是突然的。「我」改变了,于是「我」选择祈祷,以最后的话语:让她的灵魂成为我的一部分——让我吃掉她的胰脏吧!

正是因为我们独特的关系,这是对「我」和「她」来说,最深切的告白。

「我啊,是为了与你相遇而存在的。」


  1. [轻微剧透警告] 如果是表现同一个中心,半月并没有以死亡作为故事高潮,半月从整体上似乎没有一个高潮,虽说这也是本作一个独特的角度,但这个新意无法脱颖而出。 ↩︎
  2. 有关这点,前男友与她的关系,她与男主的关系,以及她的忽然死亡与小王子的忽然死亡。 ↩︎

WHO YOU A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