OI与我


心血来潮,想写点东西。就写我和OI的事情吧。
或许以后是在成功后看到这篇的,也可能是在失败后看到的,总之大概会对未来的自己有一定意义吧。


2016,初二,当时成绩暴涨,从年级450 / 800到了25 / 800,特别膨胀,然后把课余时间都投在了兴趣上,并且把石室文庙作为我的目标。

那个时候,我的兴趣是MAD,大概是从一次MAD大赛被作品惊艳到了,然后跑去学Adobe系列,现在会用的只有Ps。当时,被Ae表达式给吓到了,然后,在学习c4d的过程中,偶然间接触到虚幻4,Aec4d都不要了,全部精力投入到虚幻4上,然后发现学不懂,我就先去学了unityc#是一切的开始。

一切的开始

那个时候,p都不懂,只知道把电脑到处带,然后见到人就写一个hello world。被人夸夸好厉害,心里贼满足。然后,除了hello \; world以外,我并不会写任何C#的代码。接触了python,自然就开始学习了。当时看小甲鱼的视频,然后就学会了。那段时间,每周五回家,和同学说了再见,我就骑一辆小车,飙车回家,直接坐在电脑前,打开,然后写一个神奇的微信公众号。代码还找得着,大概功能就是调用了一些网易云的api啥的。画风就是这样的,每周我最多能够写150行,那时候是2017年年初。

然后,认识了千里冰封,他那时蛮喜欢元编程,然后我就被ruby吸引了,直到现在我都是个ruby厨,虽然上一次写ruby项目是在2017的六月份。

我和OI的故事开始了,不,大概很早之前就开始了。


初二,当时目标设置在了石室文庙,母亲和石室文庙的老师联系过了,石室文庙的老师很欣赏真心想要学的孩子,我大概就是那个真心真心想要学好的孩子。然后老师叫我暂时停止编程吧,等到初三结束,考上文庙之后有更好的平台吧。我没听,不仅编的更起兴,还每天晚上几集动漫,虽然学校的学习也努力起来了,最终敌不过语文的杀伤力,中考语文100,我从来没有想到过的成绩,最终成绩607,石室文庙收分614,从此无缘。

可以说是很沮丧了吧,哭了好久,在大街上边走边哭,直接从补习班上背着书包走了,然后自己回了家。路上,母亲打电话:“石室北湖可以么?”,我当时心里只有一种意识,我选择了其他学校我就没法获取石室本部的竞赛资源,于是,我:“就这样吧。”我觉得,我在竞赛结束之后可能会后悔。夏令营,最好的朋友都没在北湖,我一个人继续走了下去,痛苦地没有玩,也没有带手机,然后考到高一9班,这大概是我的第一次“努力之后获得成果”,大概是中考失利后,一切都不相信之后,照进我心中的第一缕阳光,也是这一缕阳光,让我在OI的路上走到了今天…不然,按照我的成绩,我早都放弃了。夏令营开始的时候,蔚蒼蘭前辈给我在床上放了一封信,大概介绍了一些数列的知识,然后附上了加油的话语。我把那封信轻轻叠好,放在我的最亲的笔记本里,那个夏令营,我用了那个笔记本的一大半。

然后,OI的第一次集训开始了。

这是我的a + b的代码。现在看起来有点难受。当时在班上那个拔尖啊,除开那些学过的以外,我这种有基础的轻轻松松写代码,在第一次集训,班上从80个人到40个人的时候,我依然在班上排前五。那时是2017的十月。我尝试把自己c++的姿势提到很高,一直学习C++ Primer。


那个时候,距离联赛一个月,文庙开始停课了。我作为一个“插班生”,自然是没有停课的资格,心里很着急但是没有任何办法。别人潜心修炼,我自己在学校苦读紫书。2017年11月11日。我参加NOIP2017,D1T1 0, D1T2 0, D1T3 10。那时很无所谓,反正我才学了多久嘛,没事。D2T1 70,我用floyd传递闭包跑并查集,D2T2 0, D2T3 0。班上清一色的二等奖一等奖,只有我一个不到100,我傻眼了。班主任的嘲讽:“你还搞啥竞赛啊。”,自己抱着悔恨的心情,做了让我自己后悔到现在的事情,抄题解。我发现,他们会做的题我都不会做,我就开始了抄题解,为了满足自己的“好胜心”。我抄了很多很多题。那段时间,以为自己技术暴增,“我集训都没集训,居然能够超过你们,哈哈哈哈哈”。二月的第一次考试,题目如下,给出一个数n,再给出数列A,求通过A中的数相加出n的情况的个数。我傻眼了,啥东西啊这。完蛋,那次考试爆零,是我人生的第一次爆零。受了刺激,但是题解没有停,因为我知道差距更大了。

我知道了,自己的弱,不是一般的弱。这个时候已经没法用“我学的时间不够”来安慰自己了,我知道今年已经是2018,我已经没有时间拖拖拉拉了。我开始拼命,一天10道题以上,当然,抄的题解。能够意识到抄题解的问题的时候,已经晚了,我发现自己已经抄了6个月的题解,已经是半年。2018/3/17日的考试,电子科大,我爆零,包括班上的很多高手,都爆零了。那场考试,现在看来,是很简单的…但是我们都爆零了。其余的同学,爆零的同学,继续开始了3 -> 4月的省选集训。我对班主任说:“我想参加省选的集训,可能会停一个月的课。”“别想了,根本不可能。”“为啥。”“拒绝你还需要理由么?”。我走出了办公室,心急如焚却没有任何办法。后来,母亲告诉我,班主任以为你一直在搞着玩,并不认为你能搞出好成绩来。4月的省选40分,只有两个少的可怜的暴力分,前辈曾经说“省选,打好暴力就能随便进省队”。我才知道,那个打好暴力,是把所有的数据结构题都打出来。我有点想哭。

心急,心急有啥办法。我申请了周三回家,因为心里压力过大。那段时间,身体彻底垮掉,班主任给我设置限制,“下一次考不到全年级100名,你的竞赛就别想搞了。”,他说的到做得到,但是我也不虚,说是不虚,我考了40,完美的逆袭。但是,OI依旧是那样,我会了主席树,调出来了许多以前不会的东西,但是,太久没有考试,或者抄题解太多,我的考试时常“有一点难度的题”就做不出来。我回到了BZOJ的怀抱,每次从Discuss里找题做,然后认识了q234rty,有事没事请教一下。好像打了鸡血一样,其实是心里过于难受了。然后,就是今天,2018年,六月十日。暑假后,将彻底停课。为了OI的道路上的最后的冲刺。

OI对我来说,其实有一种死亡的感觉,2018年11月,将会决定我的OI的人生会不会继续下去。我很心虚,怕自己失败后垮掉。但是,又对自己能不能回应自己的梦充满期待。


我发现,我写不完。因为后面的故事开始增多了,下一次,等到NOIP2018,我成功之后,我才能够接下现在这支笔。
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